欢迎光临178足球直播-腾讯财经!
你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行业资讯 >

农妇携儿女开厂造假饮料 日产“可乐”4000多件

2020-08-02 14:50

  昨日,古城襄阳阴雨连绵。襄州区法院被告席上,52岁的襄阳女子王芳,和儿子、女儿一起出庭受审。

  王芳几年前离异后,独自到饮料厂打工,从最初帮人灌装生产假饮料,到自己开设黑工厂批量生产,她带着儿子、女儿一起,一步步坠入犯罪深渊。去年7月至今年1月,母子三人租房开办两个地下黑工厂,先后从河南、江苏、湖南、武汉等地购买制假设备和假冒商标,雇佣20余名工人,将低价购进的可乐香精、柠檬酸钠等原料按配方加工,每天生产4000多件假冒“可口可乐”、“百事可乐”、“雪碧”、“伊利优酸乳”等知名品牌饮料,甚至接受订单假冒更多品牌饮料,批发销售至陕西、河南、湖北等地,涉案金额近1000万元。

  今年春节前夕,公安部组织“打击食品犯罪保卫餐桌安全”专项行动,襄阳警方一举捣毁黑工厂,此案被公安部列为全国十大打击食品安全犯罪典型案例。

  王芳是襄阳市襄州区双沟镇八里岔村人,只有小学文化,几年前离异后,她到处打工谋生供养一对子女。

  2011年,王芳在襄州区一家生产饮料的黑作坊打工,廉价原料一掺和,灌入饮料瓶贴上标签,就变成知名的品牌饮料,几元钱的成本可以批发销售十几元。王芳既帮忙灌装,也帮忙批发销售,眼看大把钞票进了老板的口袋,她动了歪心思。逐渐掌握生产配方和流程后,她决定自己单干,还让刚大学毕业的儿子刘虎和常年无业的女儿刘菲加入。

  去年7月1日,王芳以年租金3.7万元,租用了襄阳高新区团山镇余岗村一处民房,作为生产假劣碳酸饮料车间。她从枣阳购得一套旧生产设备,从武汉一家食品原料公司购买配料,从襄阳收购饮料瓶,从河南购买商标等包装材料。一切就绪后,她又在襄阳市长虹食品城张贴招工广告,雇佣了12个民工。

  经过一个月的筹备,地下工厂去年8月正式投产。净化水—配料—混合—灌装—包装,一系列工艺流程下来,“百事可乐”、“可口可乐”、“雪碧”等知名饮料就问世了,外包装和口感难辨真假。

  工厂投产后,王芳联系客户,儿子刘虎驾面包车将货送到长虹食品城交货,女儿刘菲收款。该厂日生产各种假冒碳酸饮料2000件左右,每件装6瓶,生产成本不足10元,市场批发价13元,终端消费者购买则要花近40元。

  眼看生意顺利,王芳不满足于仅生产相对简单的假冒碳酸饮料,决定生产相对复杂的乳酸奶。随后,她又租下襄州区张湾老西湾村一处民房,花42万元从河南南阳购买灌装机、从江苏张家港购买净化机、从山西太原购买冷热缸等设备。去年11月设备安装好后,从武汉购买原料、从河南漯河购买外包装。净化水—加温—配料—冷却—灌装—贴吸管—包装,一系列流程下来,“伊利优酸乳”就诞生了。该厂每天生产2000件,每件成本只有10多元,批发价达20元,终端销售50余元。

  此外,黑工厂还接订单生意,只要客户报上品牌,“娃哈哈营养快线”、“蒙牛酸酸乳”也能出。

  半年下来,王芳一家获利200万元,买了价值20万元的别克轿车,甚至准备到工业园批地建厂房。

  去年12月,陕西安康市场出现了一批假冒“可口可乐”“百事可乐”“伊利优酸乳”等知名饮料。当地警方调查发现,这些假冒伪劣名牌饮料,是经千里之外的襄阳市发货,然后送往当地的百货店和小超市。襄阳警方接到协查通报后,立即进行秘密调查,发现这些假饮料大都在襄阳长虹食品城发货,每次交易现场,都有一名神秘的中年女子出现。民警很快得知,发货的神秘女子叫王芳。

  警方判断,王芳背后必定暗藏着一个大型的生产窝点。襄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和襄州区公安分局联手侦查,经过长达一个月的秘密摸排和跟踪守候,奇怪一幕出现:王芳经常出现在高新区余岗社区、襄州区老西湾社区两处民房。这两处民房均处城乡接合部,周围大量房屋拆迁,蹊跷的是,每隔三五天便有小货车进进出出。

  周边的居民也反映,两栋民房白天悄无声息,但每到夜晚便机器轰鸣,许多居民被吵得睡不着觉。一名居民曾试图探个究竟,但发现民房戒备森严,陌生人根本无法入内。

  警方推测,这两处民房可能就是加工假冒饮料和牛奶的黑窝点。民警锁定王芳母子的行踪,发现他们非常狡猾,接货、交货使用一部电话,内部联系使用另一部电话。

  2013年春节前夕,公安部启动“打击食品犯罪保卫餐桌安全”专项行动,襄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调度,襄州区分局组织警力60余名,分成2个战斗小组,直捣饮料黑工厂。

  1月23日,王芳和儿子刘虎驾车出现在襄阳钻石大道,尾随其后的民警一举将两人控制。

  随后,民警来到老西湾民房外,透过门缝发现院子内不时有人员走动。民警要求开门时,原本人声嘈杂的院子顿时安静下来。警方破门而入,只见近200平方米的房屋背墙被打通,与庭院连在一起形成了500多平方米的临时作坊。灌装机正在不停生产“伊利优酸乳”奶制品饮料,地面上还摆放着各种已经开封的原材料。经清点,民警现场缴获成品“伊利优酸乳”495件、假冒包装盒、吸管、商标等16万套,全自动奶饮料生产设备1套。12名工人和2名管理人员被带回审查。

  在高新区余岗社区的民房院内,一辆谷城籍小货车正在往车上搬货。民警冲入室内控制刘菲及11名工人,当场收缴假冒成品“雪碧”“百事可乐”“可口可乐”2000余件。

  据交代,黑工厂将廉价奶粉、甜蜜素、香精等13种原料加上白开水简单勾兑,制成各类乳酸饮料,贴上品牌商标及包装后流入市场。碳酸饮料生产更为简单,只需用自来水勾兑可乐香精、柠檬酸钠等原料,经机器搅拌加汽后即可完成。

  警方查明,2012年7月以来,王芳母子三人,每天生产4000多件假冒“可口可乐”、“百事可乐”、“雪碧”、“伊利优酸乳”等知名品牌饮料,批发销售至陕西、河南、湖北等地,涉案金额近1000万元。

  襄州区公安分局治安大队大队长崔明友说,王芳的工厂没有营业执照、卫生许可证、冒用商标,是典型的黑工厂。

  警方介绍,这是典型的家族式犯罪,王芳经历坎坷,值得同情,她儿子刘虎今年25岁,大学毕业,女儿刘菲也才27岁,均尚未成家。面对民警,王芳流下悔恨的泪水:“和我儿子、女儿不相干,都是我的主意,都是我的错!”(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)楚天都市报记者高东起《楚天快报》记者张凡通讯员余斌张伟曹阳郝瀚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